如果时光不老——母校在我心中
        前言(再版)

   近日,我无意中翻开10年前自己写的一篇题为《忆母校》的文章,看后,心情仍然激动不已,文章虽有种八股文的味道(原谅我在政府部门从事办公室工作多年),但那确实是我的真情实感。今年是母校隆回一中80年的校庆,做为隆回一中毕业的学子,我又有一种想写点什么东西的冲动,于是提起笔来,对原《忆母校》一文进行了重新整理,以一篇题为《如果时光不老——母校在我心中》的文章作为礼物献给母校80华诞,我还打算以后每10年都撰写一篇类似《忆母校》的文章点赞母校。
                        袁欣
                 2022年1月1日


       如果时光不老
———母校在我心中
               袁欣
  记得前不久,我在街上偶遇了一位很久没有见面的老朋友,她既是我隆回一中初中同班同学又是我隆回一中高中同班同学,她在读书的时候,关系与我特好,我俩经常交流学习心得体会,在学业上,你追我赶;在生活上,相互关爱;在感情上,互相信任。她还经常回家,拿一些土特产送给我吃,有花生、板栗、红薯干、柿子饼等等;我经常也从家里拿来一些糖果零食与她一起分享,这些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她叫范红京。我们见面相拥之后,找了一个清静的地方坐下,共叙彼此之间的友谊,共聊学生时代的那些故事……
    我从母校——隆回一中高中毕业已经30多年了,我常常想起我的母校,想起年少时母校那些敬爱的老师和亲爱的同学。我在母校读书6年,初中、高中各3年,每每想起那段求学生涯,我总是兴奋不己,那确实是我人生里最美好的一段时光。真的,值得我留恋,值得我回味,值得我用情去找回年少时的那份纯真……清晰地记得,因为太想念母校的缘故,我于2021年11月16日驾车前往隆回,在闺蜜卢中华同学的陪同下,冒着冬雨去探望了母校,再次感受校园的气息,往事又让我浮想联翩……如果时光不老,该多好呀。
    如果时光不老,许我铭记母校。我的母校隆回一中誉满三湘,坐落在人杰地灵的魏源故里——隆回县城中心风景秀丽的赧水河畔,滚滚碧波的赧水从校园西北墙角边蜿蜒东去……母校的前身叫“松坡中学”,母校的校训是“团结、勤奋、活跃、创新。”它既是教书育人的精神家园,又是莘莘学子实现梦想的摇篮。老百姓常说,隆回一中聚松坡之灵气,育时代之英才,这话一点都不假,不愧为湖南省级重点中学。八十年来的峥嵘岁月和沧海桑田,八十年来的风雨兼程和百业俱兴,母校弘扬了“心忧天下、敢为人先、经世致用、实事求是、百折不挠、兼收并蓄”的松坡精神,做到了“与时俱进,开拓创新”,获得了一项项骄人的业绩,谱写了一首首动人的赞歌,奏响了一曲曲明德砺学的交响乐。母校获国家级荣誉奖达11个、省级荣誉奖达13个,为国家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接班人,有清华、北大、人大、浙大、复旦及武大的等青年才俊……还有海外的留学学子,真是桃李满天下。其中,我在母校念书时,“范氏三兄弟”就是那个时候求知求学的典范,创造了母校的历史,在母校、在整个隆回一时传为佳话。他们父母的文化水平都不高,完全靠学校的培养、老师的教育和自身的努力,老大考上了华中科技大学、老二考上了武汉大学、老三考上了复旦大学。听朋友介绍:母校现在的占地面积已达10.73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达9.27万平方米;现有在岗教职工342人,其中有“特级教师”2人,高级教师133人,国家级骨干教师3人,省级骨干教师18人,县级以上中青年专家、学科带头人46人,具有研究生学历教师38人;现共有班级85个,在校学生5080余人。校园四季分明,春有花,夏有绿,秋有果,冬有景。真的,我为母校自豪,母校永远装在我心里。
    如果时光不老,许我乐在其中。30多年前,我亲历了母校被确定为湖南省重点中学的庆典时刻。那天,整个校区人山人海,校园的每个角落都是彩旗飘飘,学校大礼堂装扮得热烈而庄重,1200多名学生手持鲜花整队入场,庆典仪式在洪亮的国歌声中拉开帷幕,学校组织了丰富多彩的文艺汇报演出,我也有幸成为文艺表演中的一员……当省教委领导宣布母校被审定为省级重点中学时,整个会场沸腾了,掌声经久不息,礼堂外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整个庆典仪式将近两个小时。那场庆典是隆回人民的一件大事,更是母校最辉煌的一页。我好长一段时间都沉醉在欢乐的庆典活动之中,做一名重点中学的学子,我深深地感受到了身上的责任,誓言不能给“省级重点中学”这牌金字招牌摸黑,它激励着我“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激励着我好好学习,随之我的学习热情更高了,我的学习干劲更足了。
    如果时光不老,许我聆听教诲。母校有很多老师令我十分敬佩,他们博学多才、为人师表,及无私奉献,让我至今难以忘怀。印象最深的当属我的初中班主任范小山老师,他个头不高,讲一口标准的普通,教我的语文;他不仅在讲台上文采飞扬,而且还非常关心学生的思想动态。记得初二下期开学不久,范老师发现我学习上有所松懈,他立即冒着酷暑上门进行家访,手里还提着一个大西瓜,这一情景让我非常感动,当时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现在想起来都记忆犹新。在他的言传身教下,我在初三毕业那年,在中南五省的作文比赛中,我撰写的《秋天的思考》一文获得了二等奖。第二位印象很深的是教研室主任兼物理老师凌吟文,他个头也不高,留着长长的络腮胡,人称“凌克思”,他是湖南师大数学系毕业的高材生,他才华横溢,他既教数学、又教物理、还教音乐,深受学生欢迎,我也非常崇拜他;他的书法也堪称一流,他的钢板字刻得非常漂亮,他刻印的每张试卷就是一幅幅上佳的书法作品;尤其是他上物理课时,他从不带圆规之类的附属教具,在黑板上信手画的圆型图与用标准圆规画的几乎一样圆。还有一位难以忘记的就是教我初中化学的蔡民振老师,上课时经常手舞足蹈,语气抑扬顿挫,让同学们听得津津有味。还有就是我们的高中班主任戴运根老师、英语老师申才华及全国特级中学教师欧阳北海先生、宋鹤鸣先生、聂先日先生等等。还有胡芒权老师创办了母校校刊——《红杏》文学社,在胡老师的辛勤耕耘下,红杏文学社有效提升了母校一代又一代学子的写作能力和文学创作水平。饮水思源,谢谢老师们对我们的谆谆教诲,我永远也忘不了他们……
   如果时光不老,许我青春年少。我的妈妈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是隆回一中的退休老师,我为自己是教工子弟而感到骄傲。妈妈曾经也是我的语文老师,今年已经89岁高龄,仍然非常精致和儒雅,思维仍旧敏捷,她还能辅导重孙子的课程,她老人家觉得四代同堂其乐融融。我还佩服妈妈的心灵手巧,我青春年少时的毛衣,全都是妈妈一针一线编织的,跟市场上销售的差不多,但比商场里的更温暖。“慈母手中线 ,游子身上衣;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如果时光倒流,我愿意做回一个懵懂少年,再做一回母校的学生,也再一回做妈妈的学生。
     如果时光不老,许我腹有诗书。记得,我在母校念书的时候,那时总觉得母校校园很宽很宽、很大很大,校园与赧水相依,那时靠河边的周围没有围墙也没有栏杆,好多同学都跑到东墙角那片幽静的竹林里晨读,我也是其中的一员,我在那里,背颂了不少的古诗词、数学公式和英语单词,我还特别把一些唐诗宋词作为自己的知心朋友,把他们一一请进了心里;还记得,我上初中的那会,我扎着两个羊角辫,走起路来,一蹦一跳的,加上自己的文笔流畅,同学们给我起一个外号叫“欣宝”。
   如果时光不老,许我精力充沛。记得那时虽然条件艰苦,体育锻炼的设施也非常简陋,但在操场上欢呼雀跃的那种场景,令我久久不能忘怀。每节课的下课铃声响起,男同学就直奔向蓝球场、或乒乓球台,女同学有的聊天、有的踢毽子、还有的跳绳……人声鼎沸,好不热闹;记得最清楚有一次,我和班上的范红京、罗丽华进行跳绳比赛,我赢了她俩,她们每个人向我贡献了1本精美的笔记本。年少时的我,总是不知疲倦,精力充沛,同学夸我是一个活泼可爱的精灵。
     如果时光不老,许我年轻快乐。母校的校园里不仅仅只有琅琅的读书声,而且还有学校广播站播放的校园歌曲和悠扬的民族音乐,让人放松心情,让人陶冶情操。有时课间休息,我还喜欢静静地倾听学校喇叭里播放那些经典老歌,如:《童年》、《同桌的你》、《妈妈的吻》、《朋友》、《大海啊,故乡》《外婆的澎湖湾》、《我的中国心》、《明天会更好》等歌谣,这些歌曲百听不厌,我听得如痴如醉,这些歌曲震撼和纯洁了我的心灵,时时刻刻激发出我的青春活力和爱国热情,这反映了那个时代的特征。我愿意永远这样开心,我愿意永远这样年轻快乐。
    如果时光不老,许我重新选择。我读高中时,我父亲的身体不太好,为了给家里减轻点负担,我只想早点参加工作为家里分忧。我放弃了高考上大学的机会,1988年 12月选择参加全县招干考试进了县城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工作。参加工作后,虽然没有了应试教育的压力,但毎每想起校园青春时的无忧无虑,那时的无拘无束,那时的烂熳天真,那时的纯洁无暇,我仍旧心潮澎拜。昔日的同窗好友,天各一方,有的成了党政公务员,有的成了大学教授,有的成了金融税务干部,有的还在扎根农村等等,他们在各自的岗位上撑起了一片蓝天。如果让我重头再来,我愿意,把岁月写成诗歌;我愿意,把日子写出诗意;我愿意,把人生写做诗词。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会选择参加高考上大学,接受更好的教育,学到更多的知识,做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人生像首歌,记忆作词,时光谱曲,编织着自己的梦想,吟唱着自己的故事,憧憬着自己的生活。母亲已经老,而母校却仍然风光无限。每当我看到妈妈的背影,我就越来越怀念在隆回一中读书的那段美好时光。人生中,如果没有书本,就好像四季没有了阳光;人生中,如果没有书本,就好像鸟儿没有了翅膀;人生中,如果没有书本,就好像人类没有了粮食。如果时光不老,我愿再回到青春年少的那个时代,再回到母亲温暖的怀抱,再回到母校温暖的怀抱。
(2022年1月2日写于邵阳)
浏览1061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