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 —从父亲的点滴事看其人格和精神世界

方人也

2014-5-11 0:43

家父因病医治无效于2014 年 5 月7 日 13 时40分在福州逝世,走完了他平凡也精彩的九十春秋的人生旅程,离我们而去。

昨晚,因我是含着热泪,一口气写下这篇纪念日记,所以我想还是就以哭泣为标题。文中所有的事情都是我的亲身经历或是从家父平时点滴讲述而来;所有评价都只是从一个儿子的角度做出的,与官方评价如有不符敬请包容。
家父1925年农历6月18日出生于长乐一位医生家庭,祖父1916年获得庚赔公派赴日本千叶医科大学留学,1925年毕业回国,先后任上海、江苏、江西、福建医学院教授兼福建省立医院眼科主任、厦门市第一医院副院长兼眼科主任、厦门市医务工会总主席。“文革”前离休回榕,1969年病故。

家父从小受到很好的教育,从小学、中学都很刻苦,当时正值抗日战争爆发,学校迁住闽北,小小年纪的他长途拔涉随迁,一路也吃了不少苦头。中学毕业后考取福建医学院,在大一学习阶段因不满伪教官欺负沦陷区来的学生与国民党军教官发生冲突,被校方要求退学,后经祖父出面调解才得以转学到到福建省立农学院继续学习至毕业。1946年在福建省立农学院参加地下党组织,同年大学毕业后受组织委派去台湾以台南农校教员身份从事地下党组织活动。

1947年底回大陆后又参加了东岭游击队,解放军文工团。解放后转业在省轻工业厅工作,1965年因当时闽南一省属糖厂急需领导,抽他只身下派工作,当年榨季糖厂就扭亏为盈,不幸的是1966年变态的文革期间被打成走资派、特务(在台湾发展地下党也当成其特务的罪名,真搞不懂)批斗,”解放后”(文革语言,意思是没问题了,可以出来工作了)又在另一个工厂工作了一段时间,1975年调回省轻工厅食品处、省制糖工业公司工作。1982年调省人大常委会八个基地审议委员会至85年离休。

家父人生之路中几个时段相片1

家父人生之路中几个时段相片2
父亲的事,是永远也回忆不完的,我只能将我所了解到的点滴之事做一表述,以示纪念。
一,追求信仰 ,乐观豁达

家父一生追求进步,早年在福建医学院就学时积极与国民党教官做斗争,因在一次反抗国民党教官迫害来自沦陷区同学差点被校方作退学处理,后因祖父在医学界的名望而同意转福建省立农学院继续学习。在福建省立农学院进一步受中共地下党同学影响,于1946年在农学院加入中国共产党。农学院毕业后,1946年9月受地下党组织委派赴台湾台南农校以任教员身份从事党的工作。(“如一九四六年下半年,闽江工委派陆集圣到台湾接触了许多上层人士和学生,发展了党员,福州学委也派徐兴祖、郑杰、杨华、施作师等同志到台湾筹集经费,发展党员。他们先后在台北、高雄建立两个党小组,后由于一九四七年台湾“二二八”起义失败,他们又陆续撤回福州,台湾党组织活动暂停)。--摘自蹉跎岁月2011-03-0215:47:58 作者:陈式山 来源:《梅岭烽火》)。1948年因城工部冤案与大陆上级领导失去联系,返回大陆,随后马上参加东岭游击队并在不被信任的情况下重新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城工部错案平反后恢复1946年党籍)彰显出一位共产党人的坚定信仰和不屈不挠的革命信念。全国解放后他始终坚信共产主义信念,即使在变态的文化大革命期间他也始终坚信自己的信仰,乐观向上,在被批斗时常反过来批评教育造反派,常常搞得那些造反派没了脾气:记得80年代有一次他与堂弟一起回长乐老家,返城时乘了一台回头车,到家后情绪不佳,问其原因原来他在车上闲聊时开车小师傅了解到他是中共地下党人,就说:“依伯,如果你们当年不打国民党就好了”这句话引得他大生闷气,影响了他一天的情绪。在他晚年常给我们讲,我的命够长了,你爷爷活了73岁,奶奶活了77岁,我的战友当年很多二十来岁就牺牲了,我够本了。

他是一个追求信仰 乐观豁达的人。

家父在1951年7月1日中共建党30周年时特意上相馆拍的相片

家父在2006年12月12日专门借了党旗在家中拍的,以纪念自己入党60周年
二、热爱事业,精通专业

家父在农学院学的是农业植物专业,除了解放前后不长时间上山打游击及从事部队文工团、文化教员工作外,基本上都是从事被他称之为甜蜜的事业—甘蔗种植与蔗糖生产工作。福建原来有十家大的蔗糖生产企业,他基本上都有参与筹建或直接参与经营管理,1965年从省轻工业厅下派云霄糖厂工作当年搾季就扭亏为盈,最后一个参与筹建的是位于长乐的闽江糖纸厂。他始终都在研究蔗渣的综合利用,在云霄糖厂用蔗渣烧锅炉,一个搾季下来几乎不用买煤,节省了大笔开支,到建闽江糖纸厂时又提高到利用蔗渣造纸(所以称糖纸厂)。到其离休后从不干虚名的事,赚钱的事,但涉及农作物研究的活动他都会积极参与,也忙的不亦乐夫。

他是一个热爱事业,精通专业的人。
3,不为权贵,注重感情
家父虽然也行走官场,但他始终十分厌恶官场劣习,一辈子从不为争官位那怕采取小小的投机手腕,这次办丧事时看他1985年颁发的离休证上工资级别一栏写的是

技术

6级,我不清楚技术6级是什么概念,但我想应该不是行政官阶吧。家父是位很重感情的人,记得1975年要从闽南调回来时,当地的同事,朋友为他践行,因时间排档不够,将早餐时间也都用起来了;刚离休不久,新单位有安排建房,按他条件是可以拿得到新房的,但他考虑的不是房子的新旧,而是朋友的新旧,他说我现在住旧房但处的是老朋友,老友在一起说说话,好玩,没事时他常带上老花镜,上老干活动室看报,聊天“拱叭”,我回家看他时,时常都是上老干室会面,戏称他又在上班。所以一直住在92平方米的老房子直到过世。2007年己83岁高龄的他为了会老友,自己一人从福州坐我朋友的车赴云霄,他的一位老友知道他下来俩夫妻特意从广东北上与他会面,住了几天后又自己独自一人坐大巴从云霄回榕。此事也在糖厂传为佳话。
他是一个不为权贵,注重感情的人。
4,清正廉洁,节简一生
家父虽然从来没掌握过什么大权,但他总是公私分明,十分注重廉洁自律,记得四十多年前,有一天一位厂里负责行政的人员进到我家(严格讲只能称之为宿舍),提了一桶蜂蜜,放在桌上说*厂长这是你交待买的蜂蜜,随后拿出一张医药公司开据的药品发票叫家父签字,家父立刻扳起脸来说,这是我自己家用的,要自己付钱的,随后将钱交给来者并当面将发票撕掉并很严肃地对他说我私人寄买的怎么能厂里报销,搞得来者红着脸走了;家父晚年经常要上省老年医院开药,但从来都不向单位派车,坚持自己坐公交车或步行,前两年有一次还不知何故上午9点多出去开药直到下午2点才到家,害得我们到处去找,甚至到派出所报警,从此以后家人再也不让他一个单独去医院。家父与许多老同志一样生活上十分节简,三餐粗茶淡饭。记得在闽南工厂时有一天厂里组织吃当年流行的忆苦思甜饭,食堂在开饭时只有忆苦思甜饭(已记不得吃什么)我和弟弟都不想去打饭吃,就一直呆在家里,家父外出比较迟到家,一回来就直接去食堂打了一锅忆苦思甜饭,回家后马上装一碗就大囗吃了起来,用实际行动感召了我们,兄弟俩只好乖乖的硬着头皮各装一碗饭吃了起来。

他是一个清正廉洁,节简一生的人。
5,教育子女,关爱亲友
家父作为知识分子家庭出身并长期从事专业技术的人员知道知识的重要性,记得在那不学ABC照样干革命的变态年代,有一次他从闽南给我们寄了一册名为列宁是怎样学英文的中英文对照小册子,并附信嘱咐我们要以革命领袖为榜样学好英语,遗憾的是我们辜负了家父的厚爱与希望,没有好好学习英语。指望不了儿辈学好英语,但孙女辈的英语水平都确实很高,做到了直接上国外高校功读硕士研究生,我想也许这是老天给家父望子成不了龙遗憾的一种补偿吧。
家父刚过世我就收到重症监护室小韦医生给我发来慰问短信:“*叔,您好!我是之前管依伯的小韦,管依伯期间,依伯常把我认成是你们,他反复跟我说的一件事就是注意身体,我想这或许就是他对你们的牵挂吧!也不晓得该如何安慰……—小韦”。每次我去重症监护室因有探视时间限制只有几分钟时间,但只要这几分钟时间期间他稍微清醒时总是问我吃饭了吗?嘱咐天气冷了衣服要多穿,表现出一位长者对后辈的关爱,不论是在原来住的干部病房还是重症监护室的医生、护士都说:依伯对他们都很客气,每次为他做完治疗都要说谢谢,辛苦了,有时还会给小年轻讲些幽默的话或搞怪表情,引得他们常到床前给他打招呼,搭讪,ICU的医生护士称*老是我们ICU的开心果。
他是一个教育子女,关爱亲友的人。
……….说也说不完
但我还想说,父爱如山,温暖有力,父亲的爱是大山深邃;

父亲是良师更是益友,父亲是我这辈子永远的爱恋。

父亲的爱很沉稳,厚重,厚重的犹如大山,父亲的爱比山还重,比山还高。在此刻我只能哭泣、哭泣、再哭泣,让男子汉的泪代表我要表达对家父深深的爱!

父亲大人安息吧,愿您在天之灵保祐好人一生平安!
同时,再次感谢所有关心家父的好心人,愿大家平平安安,快乐健康!
2014.05.11凌晨于福州
这时上网看到家父当年工作过某地一网站悉家父过世消息后校友论坛上的贴子(隐去个别字眼)附后:

“全体糖厂一族深切怀念尊敬的老厂长,愿*厂长一路走好!”
“*厂长确实是一个好领导!学弟**此次特地前来参加聚会,更令人感到!愿老厂长一路走好!”
“深切哀悼!*厂长一路走好!望学弟***及家人节哀,保重! ”
“不忘教诲励后辈,尤忆音容悼先贤。沉痛悼念***伯伯!逝者已登仙界,生者节哀顺变! ”
“*厂长是个好同志一路走好。“
“一个大好人,哀悼。”

浏览2044次

老大:

2014-5-11 6:24

父爱如山!好党员、好父亲、好领导!
  • 方人也 回复 老大: 抱拳
  • DL 回复 老大: @老大 请你节哀,保重!从你身上看到有你父亲的烙印。看了你的哭泣一文深有感想。可庆的是父亲能享有此高龄。经历到中国的变迁。我也有一位和你父亲相同背景,为人处世的父亲。可惜太早仙去,仅享不到50年头。为国为党为民,但倒在政治舞台上。

旋转的硬币:

2014-5-11 7:30

慈父出孝子!

山水间:

2014-5-11 17:11

施厂长:云霄糖厂职工怀念你!

Standing:

2014-5-11 23:01

父爱的温情,不像母爱那样含情脉脉,拥有的确是母爱无法比拟的厚重与默默无闻;
父爱很沉稳,沉稳中带着身体力行的榜样力量。
人生的旅程---聚散别离、悲欢离合,最根基的需要或许就是坚定的信仰,引领意义的一生..
施叔,依伯肯定会为你感到骄傲的!
望一切安康!

方人也:

2014-5-12 7:35

开心:

2014-5-12 8:09

伟大的父亲,光辉的一身。高风亮节,永垂不朽!

海峡-CK:

2014-5-12 11:42

藏在平凡中的伟大,长乐人民的骄傲!老人家一路走好!

龙行天下:

2014-5-12 12:56

沉痛悼念施老伯!故人已去,让我们留住他的思想,感恩他的付出,传承他的品质!施哥节哀!

宇中漫步:

2014-5-13 11:55

“一生诚实做好人、留得清白在人间”老伯安息吧!难过

陋室品茗:

2014-5-15 11:15

不常上Q,今才看到此讯,节哀、请保重!

光华:

2014-12-19 9:13

玫瑰 玫瑰 玫瑰 玫瑰 玫瑰 玫瑰 玫瑰 玫瑰 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