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识一位“美国人”

谢忠惠

2016-3-21 16:00

还真没有和美国人打过交道,难得认识一位,在有限的会晤时间,便不失时机地提问、交流。
她叫张凝。原中国籍。八十年代去的美国。
她是周馥的玄外甥女。专程来祭拜周馥的。她的一大兴趣,就是做家谱。在网上做,不做纸质的。她做了五个姓氏的家谱。包括周氏、刘氏、吴氏、张氏、伍氏。都是与自己有亲缘关系的姓氏。伍氏是他丈夫的姓氏。
我问她,怎么想到做家谱?
她说,婚前也不关心自己的姓氏和血缘来历,做了母亲之后,才对此发生了兴趣。然后,每见到自己的亲戚,就向他们索取个人的资料。
她还常常上图书馆去查阅家谱资料。据称,美国的图书馆,收藏有大量的家谱资料,甚至比中国的要多得多。
她将自己搜集到的每个人的资料,放到网上,建成树状。时间一长,谱树就渐渐地壮大、茂盛起来。
我问她,是什么力量让她这么多年一直做这个谱树?
她嘴一尖,轻轻地吐出两个字:兴趣。她说,我可没有你们那么大的理想,传承家族文化什么的。我只是对此感兴趣。
家谱资料让你感兴趣的是什么?我追问。
我喜欢纪实的文字。她回答我。
同伴有人问:你会将家族渊源告诉自己的孩子吗?
no!我如果对我的儿子说,你的祖宗有怎么怎么厉害,他会笑话我的——老妈,你就歇着去吧!
她的儿子是读电影编导的。快毕业了。
你对周馥家族的什么人物最感兴趣?
我的曾外祖母。就是周馥的女儿。
你为什么对她最感兴趣?
因为她的文字资料几乎找不到。那个时代,没有为她留下一点资料。
你做的谱树怎么与人分享?
只是放在网上,有愿意看的,需要注册登陆。
一个美国人,没有伟大、崇高的理想,却细细密密地干这样一件事,真的让我很费解。于是,第二天,我忍不住,要问她一些背景资料。
你做什么工作?
我就是一个家庭妇女——无业游民。
这更让我费解了,一个无业游民,竟然对这样颇有学术意味的东西感兴趣。
你丈夫是做什么工作的?
在银行工作。
不会是银行家吧?
不是。
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其他兴趣。
喜欢吃喝。练瑜伽。
哦,她是六一年出生,比我大一岁。她的体型身姿保持得挺棒。
好吧,我几乎要问到人家隐私了。她要走了,我也没有时间再问了。
相处中,我感到她有点像孩子一样,有时瞪大眼睛,有时嘻嘻而笑,有时在山野里蹦蹦跳跳。见到锄头、砍刀什么的,都要伸手摸一摸,一副可爱可亲的样子。我问什么,她也一副无所顾忌的样子。她说话的声音也很轻柔很好听。她与我合影时,还挽了我的手臂。哦哦,我要醉了!
可惜交往的时间很短暂,我不能更多的了解这个“美国人”。好在她说,想什么时候回来到周氏文化研究会做志愿者,待一段时间。
唯愿再相逢。

在周馥姨太太坟前致礼。

这位李氏姨太太有着被逐出家门的艰辛遭遇。
儿子周学煇长大后找到母亲并供养。
孙女周仲铮为她专写了一部纪实小说《金花奴》。可惜大陆找不到。

李姨太的坟位于东至最有人文气息的宝衣坞。
在梅山寺的正对面。
这是禅僧智南和朱熹曾经流连的地方。有从宋朝到清朝的石刻群。
这是“神仙遗迹”四字石刻处。
四字旁边有像脚印一样的凹宕。
张凝竟伸脚去试那石宕的大小。
哈哈,正合脚。

石刻群的《龙泉记》石碑竟然倒仰在地。真是令人扼腕!!
这是砍伐山林人所为。
这块碑是行草。字迹美妙。
我担心仰卧会很快风化。
这次看到比以前字迹要模糊好多。
谁能将它搬到室内保护起来?

宋朝的一块石刻,几乎被因运树开路的乱石所掩埋。
在东至,宋朝的碑刻,估计这是仅存的了。
智南在此写下了名诗《绝句》:
古木阴中系短篷,杖藜扶我过桥东。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可惜这首诗的碑刻也已无法寻找。

山地上从远古形成的森林,被砍伐殆尽。
唯有李姨太墓地周围的一小片竹林和板栗林留了小来。
守墓人的后代说是他们拼命要求保护下来的。
他们说,你们要是将这也砍了,
将来周家人回来祭扫,
我们怎么能对得起人家。
我说,这一小片能留下来,也算李姨太受到了周氏家族祖德的荫庇。

亿万年的生态,在现代,毁起来是很容易的。

张凝说,看到这被毁的林地,她想到了文革,想到了“阴阳头”。

下山途中,巧遇守墓人的后代。

被毁的林地。

路径所到,都是为了运树。

从李姨太的墓地,看被毁的林地。
近处是板栗林。当年板栗收入归守墓人所有。

亲爱的梅山,你就在我们的身边,可我们怎样才能守护你?

为此,向张凝女士致歉!

浏览418次

天下谿:

2016-3-22 10:05

这就是谢校的风格!

布衣:

2016-3-22 10:43

写得真好!满含深情,这便是文章的生命!!

踏月而歌:

2016-3-22 12:20

的确是位秀气的美女,文有怜惜情微笑

我们的无奈:

2016-3-22 13:05

谢老师好久不见头发都白了惊讶

我们的无奈:

2016-3-22 13:08

老师还记得我吗微笑

花园里的小牛:

2016-3-22 20:19

谢校也是个有大情怀的人。强